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洪瑞生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雅昌专访】洪瑞生:色彩产生的语言比直接画法更具审美价值

2015-10-21 13:51:25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作者:何妍婷
A-A+

艺术家洪瑞生

  导言:1964年,24岁的洪瑞生在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这一阶段的学院学习,对他之后的艺术创作奠定坚实的基础。1971年,回到家乡厦门后,洪瑞生没有再离开过这片与他有着天然血脉关联的土地,创作主题也一以贯之地围绕闽南题材展开,惠安女、渔民、鼓浪屿、明媚的阳光,在他的笔下,劳动人民充满魅力,闽南的风情弥漫着灼热的温度,也散发出闽南地区独特的色彩图谱。他坚信色层建构产生的色彩语言比直接画法更具审美价值,他能自由地在画布上描绘出想要的色彩效果,独创色彩丰富及深度的“闽南红”。在他56年的艺术生涯中,他坚信“艺术不是游戏而是劳作”,代表作品包括《琴室》《冬日的鼓浪屿》《夏至》《涨潮》《餐厅》《崇武渔妇》《五彩的集市》《大集市》系列、《晨泊》《波远涛声近》《新娘房》等。

洪瑞生  《冬日的鼓浪屿》  布面油画  1984

  注重闽南精神

  雅昌艺术网:洪老师,您出生于厦门,也一直在厦门工作生活,厦门在您的创作中扮演怎么样的角色呢?

  洪瑞生:我是厦门人,应该说是闽南人的子孙,所以我从小就知道闽南地区如何过节,大海天空、闽南风土人情,就在我的精神深处,是一种有机的关系,创作闽南题材,可以不加思索,表现得比外来人更有深度,因为这是我心中本来要唱的歌。

  雅昌艺术网:也有挺多艺术家关注到闽南题材,您重点关注的闽南题材有哪些?

  洪瑞生:我所表现的不仅仅是闽南外在的风情,主要是内在的精神和心理。我在鼓浪屿出生、长大,感觉到鼓浪屿非常宁静,富有人情气息,色彩明丽,很容易入画,在我看来,鼓浪屿就是诗和音乐和宁静,非常富有诗意。

  至于闽南,我主要表现惠安女,他们的朴实、勤劳和外表都令我感动,甚至着迷,所以我会一直画这个题材。我主要描绘80年代初,记忆中的惠安女形象,当时她们表现出一种改革开放初期的活力,但服饰没有现在这般张扬和市场化,那种情绪还很纯朴,我更喜欢表现她们那个时期的精神状态。惠安女非常爱美,他们的裤子,反复折叠后用重物压在箱底,穿起来的裤子是一条一条清晰的折痕;她们爱照镜子,尽管惠安女非常勤劳,劳动量很大——海边渔船来了要干活,山上的农田也是她们在忙,买卖、盖房子、家务都是她们包揽,但她们很爱美,她们随时把小镜子揣在兜里,为了随时能看到自己的形象美不美。我看过惠安女坐在丈夫的自行车后座上掏出镜子照,这样的细节很让人感动。

洪瑞生  《大集市》三联画   布面油画   2004—2014

洪瑞生  《惠安集市》   布面油画   1998

  雅昌艺术网:惠安集市这一题材的创作,您前后创作了三幅,可以给我们讲一下这三件作品背后的故事和三次创作的情况吗?

  洪瑞生:80年代初,我与两个朋友去惠安体验生活,正好那天赶上农贸集市,我就在农贸市场边上小房子的屋顶,用彩色蜡笔画了一张速写,五彩缤纷,没有任何褐色和黑色,非常有色彩感。我第一次开始构思这张画是1989年,确定以惠安农贸集市作为创作点,并命名为《五彩的集市》。第一张画得比较轻松,当时我还担任行政工作,是挤出时间画的。

  1998年,我要去巴黎国际艺术城访问,在那边举办一个小型的个展,所以又把这张画画了一个变体。尽管第二张尺寸只有80公分,但是画面更朦胧,形也更松,更为注重表现色彩在阳光底下的微妙变化。画完后,我觉得前两张画还没有把农贸集市上惠安人总体的状貌表现出来。

  因为这个题材对我有很大的吸引力,所以2002年,我退休后,开始画第三张。当时处于从容的状态,采用了很多透明的画法,比如画面中的牛、树和光照底下的惠安女,先用褐绿色、深褐色、深紫色等作为底色,随后用白色来造型,等全干后一层层罩染,因为这样能表现暗部牛的光泽感和亮部里阳光下眩目的透光感。可是我一直觉得一张单独的画,还不能解决我想要表达的东西,所以在2010年,我开始把《五彩的集市》画成三联画,就是现在的规模。

  《大集市》三联画,刚开始我用接近抽象的铺色画得非常放松,之后慢慢深入,到2014年,我集中地用8个月完全投入到这张画的创作里,把画面中将近80个可见的人物,及无数个看见背影的惠安女一层一层地呈现出来。我画的时候,不是一次到位,而是整张画保持大的关系,形象、关系、光通过皴、擦、染、覆盖的技法,一层一层呈现出来,而不拘泥于某一个局部的细节,自由地把缤纷色彩表现出来。这张画并不是表现一个客观的市场交易,而是表现我多年对惠安人,特别是惠安女的一种感动之情;是人的精神生活体现的一种形式。我在画她们的时候,很多时候不用素材,完全信手拈来。如何画得有深度,又不紧张,这是我要在这张画解决的课题。

 

 

洪瑞生  《暖风》  布面油画

  丰富的色彩构建

  雅昌艺术网:您刚刚讲到,在色彩方面的运用非常丰富,通过一层一层的涂抹,构成现在的画面效果,可以分享一下您的色彩构建吗?

  洪瑞生:学生时代,我在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一工作室,我的老师是吴作人先生、艾中信先生,他们在教学的时候很强调色彩,也给我们很多具体的指导。在临摹课上,艾先生就讲过这个问题,吴先生也讲过如何安排色层,所以在我读书的时候,知道油画不是一次画成,不是明度的调整或者是简单色彩的覆盖,有很多专业技巧。

  改革开放以后,我也在外国各种展览中认真观察油画原作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曾经带着放大镜和望远镜去看外国的画展——远处我能看得清楚,近处看得更清楚——我从里头学到很多东西。后来从印刷品中临摹了几件罗马尼亚艺术家克尔纳琉•巴巴的作品,从这些揣摩和临摹中,我觉得色彩造型并不是“随形赋彩”——不是先画好素描然后把颜色附着上去,色彩有更多的表现技法。

  从80年代初到现在,我一直乐此不疲于色彩的变化,我觉得色彩产生的语言比直接画法更有视觉审美价值,更自由、更厚重、更耐看。我在第一工作室学习的时候,先生们就讲过对一件作品的要求是耐看、能够品读。我写过一篇关于油画材质和专业技巧体系所形成的审美价值,这是别的画种不可能有的。

洪瑞生  《渔家过厅》  布面油画  1988

  雅昌艺术网:您在红色方面的运用被称为“闽南红”。

  洪瑞生:“闽南红”不是我杜撰出来的,而是生活里无处不在,红色的土地、红色的家具、红色的庙宇、红色的农舍,红色的祠堂……我以前家里的地砖就是红色的,特别是洗地板的时候水一过更饱和,很庄重。“闽南红”不是简单的大红色,也不是简单的土红色,是一种不出来的美,这个红有丰富性和深度。

洪瑞生  《涨潮》  布面油画  1996

  雅昌艺术网:《涨潮》画面的色彩是典型的闽南红?

  洪瑞生:《涨潮》是1996年画的。这张画是红色、黄色与绿色、紫色的补色对比,红绿的关系很不好处理,放在一起很刺眼,画面中的红色一定要稳得住,红色因为皴上一些黄色削弱其刺激性,比较内敛、沉稳,但同时有光芒。对比的绿色和紫灰色,绿色纯度一定要高,但小面积,中间夹杂着紫灰色进行协调,所以画面的色彩很丰富。

  《涨潮》开始阶段的船上本来有好几个渔民,后来被我修改了剩下一个形象,其他都在远处的船上。渔民准备出海的心情很从容,带有希望,头上有一个光圈。我有三张画把光直接给了劳动者,一个是《冬日的鼓浪屿》里拿琴的小孩,因为她是音乐之神;《涨潮》里的这位渔民,因为太阳照射在他的身上,光反射出来,尽管这是我的虚构,但是我内心对劳动者的歌颂;第三个是《大集市》里抱小孩的母亲,被光笼罩着簇拥着走到集市里,我把她比拟为劳动者的“圣母”,因为我觉得艺术高于生活。

 

洪瑞生  《晨妆》  布面油画  1993

  创作容纳了生活的积累

  雅昌艺术网:《晨妆》是您创作生涯中很重要的一件作品,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洪瑞生:《晨妆》描绘的是惠安人的新娘房,其实新娘房里很黑,只有一扇门、一个小窗、屋顶有一个亮瓦。这幅作品的场景基本是生活的场面,挂有彩色的纸球,有一种温馨的、喜庆的、幸福的氛围。我怎么来表现这样的气氛呢?我曾经跟随惠安的迎亲队伍,看了很多已婚的新娘房。尽管现实中的新娘房很暗,但我在表现的时候,觉得应该是通明透亮的基调,所以以红色和黄色为主,地砖、家具是红色的,纸球也是红的,蚊帐处理成橘黄色。在这幅画中,我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蚊帐里头和床底下的阴影,被我用不真实的蓝灰色,大大提亮了,使它既透明又退进去。这张作品画面还有比较平面的构成关系,以大小长方形为主,显示一种稳定,也有一些弧线,某些类似锥形,构成一种变化,无论色彩、形式产生一种温馨的新娘房的感觉。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民族化的探索,因为这幅画里很多色彩是民间的色彩。我把民间色彩与西方的色彩系统融合,表达对生活的感受和理解,创造一种中国的境界。 

洪瑞生  《餐厅》  布面油画 

洪瑞生  《餐厅》  布面油画   2003

  雅昌艺术网:《餐厅》这件作品,您在1998年开始创作,2003年才完成,为什么用了这么长的时间才完成?

  洪瑞生:这件作品只有91×91公分,当初我也希望能快点完成,因为它是我的第二件变体画。当时要带去巴黎艺术城展览,但画完后,我并不满意。2002年,我去过欧洲,看过很多油画的原作,对色彩的认识更明确,更有依据。所以回来以后,觉得《餐厅》还可以再画。当时也没想到要投入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当时,我设想画面的微差很小,调性很强,整体感很好,虽然没有阴影,但必须有散漫的光感。如何在土黄色的调子里表现?为了突出微差,很多颜色不得不进行大调整,有的地方画了可能二十多遍,最后才达到现在的效果。这样的创作让我有了另一个收获,在我60多岁的时候,眼睛对色彩的敏锐度还进一步提升了。回看我早期的画,颜色比较简单和单薄。第三幅《大集市》是在我74岁的时候画,我的眼力一点也没有退化,这些画磨炼了我的眼睛。

  雅昌艺术网:您有一些个人习惯吗?

  洪瑞生:我习惯一张画不断地画,可能画一段时间放下,当我觉得画面还有提升和改进的地方时,过很长一段时间又拿起来画;另外,我没有画出来的画或者放在我心里很长时间,它会永远都在,直到把它画出来。而且我有什么想法或者感受会做艺术手记,这个习惯已经有40年了,现在已经写了一摞,我会准确真实地记录当时的心态,或者偶感。

  在我看来,速写非常重要,速写是艺术家观察生活里瞬间感动的记录,当觉得非画不可时,就把它记录下来,记录下生活的积累。我画惠安女时,惠安渔民家里满桌子放着很多破脸盆,各式各样的花盆,我很意外,就画了一张速写。后来根据这个速写,我画了一张《渔家过厅》,我觉得那张画还是蛮有生活气息和新意。《大集市》《冬日的鼓浪屿》,也搜集了很多素材放在画上。

  雅昌艺术网:最后,我想问一下,您近期会有展览计划?

  洪瑞生:在11月21日,我将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展,算是我56年的创作生涯的一个回顾展,以汇报的心态进行,算是给自己画一个句号。

  雅昌艺术网:非常期待您的展览。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洪瑞生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